国电电力(600795.CN)

百年人寿A股投资凶猛 偿付能力堪忧评级坐稳“C级”

时间:20-07-09 07:42    来源:和讯

《投资者网》蔡俊

百年人寿最近颇为吸引关注,虽然业绩下滑,但并未停止在A股屡次进出的脚步。

2020年以来,公司在二级市场出手凶猛,至今已投资5家企业。喜轮动、好追涨、搏短线,成了公司鲜明的策略。

然而,这些投资是否盈利,成了一个问题。一季报显示,公司投资收益、公允价值等几个数据下滑明显。同时,内控风险薄弱的问题突出,连续被多地监管局处罚。

百年人寿的症结,在于股东对公司的无心经营。大股东万达集团一直有意抛售控股权,涣散的内部治理导致今年频繁吃到罚单,评级在C级沉沦,公司二级市场举牌多家企业,意图火中取栗。

杀入二级市场

近期,公司与顾家家居(603816,股吧)签署协议,前者折价以40.518元/股,受让后者3616.16万股。整笔交易,百年人寿斥资14.65亿元,持有顾家家居6%股权。

截至7月7日,顾家家居收报55.3元/股,以此计算,公司浮盈5.34亿元。百年人寿在二级市场,暂时缓口气。

据一点仓位统计,今年上半年,公司通过旗下的分红保险产品,相继投资了恒为科技(603496,股吧)、普利制药(300630,股吧)、剑桥科技(603083,股吧)、恒顺醋业(600305,股吧)。

百年人寿在资本市场,投资素来凶猛,如刀尖上跳舞。今年持股的板块分布为:2只科创板、1只创业板、2只主板;行业布局在医药、科技、消费,几乎都是最火的题材。喜轮动、好追涨,搏短线,成了公司鲜明的风格。

以普利制药为例,一点仓位的资料显示,公司3月份买入234.62万股,次月就抛售5.63万股。具体走势看,该股在3月突破过70元/股高位,之后震荡下行;进入4月,才逐渐有所起色,月底收报72.89元/股。

这笔爆炒,若选择进场的时机稍有失误,很容易套牢。相同的故事还有恒为科技,数据显示,公司3月买入,股价一路下跌,直到最近反弹,但离历史高位仍相距甚远。

以激进策略在A股频繁进出,如同火中取栗。险企对权益投资的盈亏统计,有投资收益、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等口径。公司虽未明确标注,但两项口径看,下滑幅度依然明显。

根据一季报,今年前三个月公司投资收益实现17.44亿元,较去年同期49.6亿元,下降64.84%;公允价值更是损失150.6万元,去年同期还是盈利2522.2万元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公司权益投资的浮动盈亏问题向公司求证,截至7月7日,公司未予置评。

评级退回“C位”

二级市场的热火朝天,盖不住百年人寿的积重难返。

今年以来,公司先后被江西、安徽、辽宁等多地监管局处罚。触碰红线的行为,包括电话销售过程中欺骗投资人、欺骗投保人、保全业务资料不真实、人身保险新型产品未按要求回访等。

处罚的对象,大到安徽分公司,小到辽宁电话销售中心、赣州中心支公司,公司层面总计处罚34万元。

这家总部位于大连、业务遍布全国的保险公司,频繁吃到罚单,不过是多年经营不善的爆发。真正暴露问题的,是财务数据的滑落。

根据今年一季报,百年人寿营业收入303.72亿元,较去年同期504.57亿元,下降39.8%。其中保险业务收入287.84亿元,同比降幅达36.9%。

尽管公司在报告里将疫情视为重大影响因素,但险企的命门——偿付能力,依然无解。

截至2019年四季度,百年人寿的风险综合评级为C。去年二季度,公司曾上调至B,但之后因偿付能力堪忧,再度回到熟悉的位置。

所谓风险综合评级,是监管层依据公司偿付能力,如注册资本、资本金实力等,为投资人做出的一项评估。不少投保人参照购买产品,会避开评级C与D的企业。

若想拿到评级B,通常要满足两个标准,即核心偿付充足率不低于50%、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%。去年3月,公司通过发行资本补充债券,增厚了资本实力,缓解了偿付能力危机,两项指标碰线,成功“上岸”。

然而,百年人寿去年四季度再度回归“C位”,今年一季报,相关指标再度下坠。

数据显示,公司前三个月核心偿付充足率90.94%,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06.77%,同2019年四季度比较,分别下滑16.79、19.85个百分点,基本宣告短期回归B级无望。

搁置的股权转让

陷入泥潭的百年人寿,也曾有过短暂的美好。

2014年开始,万达集团先后从国电电力(600795)(600795,股吧)、辽宁时代万恒(600241,股吧)等手中收购公司股权;成为最大股东后,增资42.6亿元,百年人寿注册资本金也达到77.95亿元。

那些年,是万达集团最好的时光。王健林在海外“扫货”,构造了一个横跨地产、金融的大平台,百年人寿作为金融资产,可质押股权融资,也能发行产品循环资金。在各大地产商争相申请保险牌照时,万达集团抢前一步,占领先机。

那些年,也是百年人寿最好的时光。万达集团入主前,公司连续多年净利润亏损;入主后,公司手握充足资本金,开始扭亏为盈。

然而,短暂的美好很快被狂风暴雨抹灭。万达集团深陷资金链风波,在王健林的资产甩卖清单里,百年人寿赫然在目。

2018年底,绿城中国开出27.18亿元,意向收购公司。两家房地产大佬达成协议,万达集团完全退出。之后,百年人寿的部分股东也相继表达退出意愿,找到的接盘者,包括国测地理信息产业园集团、中国奥园等。

事与愿违的是,原以为大局已定的股权转让,却戛然而止。

次年起,绿城中国、中国奥园先后发表公告称,终止收购事项。地产商谋求保险公司的控股权,监管层也再未给予批复。百年人寿就此成了保险业一个特殊的存在,大股东无心经营,又换不来真心实意的接盘方。被搁置的股权问题,导致公司资本、内控、经营、偿付能力等一系列顽疾越滚越大。

百年人寿的沉浮录,如多米诺骨牌。起势由万达集团收购,逐一而立;牌倒又因万达集团公开去意,引发涣散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股东是否还在找寻接盘方的问题,向公司求证,截至7月7日,公司未予置评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
看全文